2011/08/19

小夏天的誕生:簡單的幸福


小夏天的誕生,和簡單、幸福與溫暖相關,而越南提醒了我們。越南美食實現了我的夢想。全文是我花了十多年才說得出口的體驗。獻給也追求幸福的人。

<節錄>: 如果你沒太多時間                     

我想要的幸福是簡單的。以前,我只當願望;現在,我要實現夢想。

跟著越南朋友再度往南飛行,我落到他們媽媽的城市學做菜,她們有人開過餐廳,有人正在開餐廳,有時候也有年輕小姐貢獻私房點心,有時候會突然有個朋友的朋友的媽媽知道我的計畫,專程熱情奉獻拿手菜……一整個月下來,我們在大勒、邊和與胡志明市間移動,走入越南傳統市場認識食材,埋在越南家庭廚房裡學料理,我們的時間一點一滴在如何運用魚露,也在處理檸檬、青蔥、薄荷等各式新鮮香菜中度過。



我們學到的不只是越南菜如何料理,更是一種樸實簡單但溫暖幸福的生活方式。

越南大勒朋友L的媽媽是古都順化人,出生在皇帝住的城市,態度優雅,程序講究。

早晨,我們在市場認識挑選新鮮菜肉,市場裡對外國人指指點點的眼光,她用眼神示意我們一切沒問題;下午,我們在寧靜的庭院屋簷下,整理各式香菜;傍晚,灶點了火,開始燉湯了,餐桌上也擺滿了春捲的內餡和米皮,等著我們學會一捲又一捲完美的組合。晚上飯後,我們蹲在地上洗淨堆積如山的鍋碗瓢盆;夜漸深時,L妹躲進廚房,原來是為下課後的L弟熱飯菜;更晚的夜,我們輪流洗澡,大勒1500公尺高山的夜,很冷,水不熱,我願意忍耐,因為想起L媽媽拿著豬肉開心地要L翻譯:「妳摸摸看,是冰的,大勒的家不需要冰箱;深夜裡,L大妹靦腆地說:「我喜歡周華健的歌-其實不想走。」她看著遠方說:「爸爸長得像周華健。」被逼快睡的L小妹從大通鋪上爬起,再出現時,兩手堆滿相簿,裡面有L小時候全家人的照片,她們指著爸爸要我們看,姐妹倆對視微笑,通鋪另一角是不知道是否已睡著的L媽媽。那一刻,我為他們早就失去父親難過,我想到L昨天不也指著蘭花園笑得燦爛,還說:「這是我12歲那年,爸爸留給我的,我在台灣時,弟弟幫我照顧,這些蘭花很漂亮吧!

鼻有點酸,心是甜的。我知道夜闌人靜他們忍不住的是思念,但是黎明再起時,他們全家人會各盡其職為媽媽減輕壓力,為生活努力。L是長子,負責出外打拼看天下,大姐看家和大弟一起幫媽媽種菜,小弟從軍賺錢,小妹努力念書……生活清樸但幸福,從他們的笑容我明白。圈住他們的是媽媽廚房裡的愛,我們每學一道菜,L總在廚房裡插著腰神氣地問:「怎麼樣,我媽媽的菜怎麼樣!」眼神流露的是,妳看妳看……我在台灣就跟妳說過了,現在相信了吧!

他們擁有比我們更多的幸福,即使物質生活比台灣簡單。

大勒學做菜的日子裡,陪我們的除了高山上清新的空氣、靜謐的街道與滿天星斗,還有L一家人用生活來提醒我們的事。

<全文>: 如果你願意給我們更多時間

很多人問,為何你選擇了越南菜?我想我得說,是越南菜選擇了我,冥冥中。我看見美好的越南,簡單、幸福與溫暖的越南。

很多年前,我開始注意越南,是因為一捲生春捲,地點發生在美國友人P父親的半山腰夜景別墅裡,別墅之豪華固然令我大開眼界,但更令我難以忘懷的竟是那未曾謀面過的食物。跟很多台灣人一樣,提到越南,我能想到頂多是越南新娘。後來因為旅行,我認識了我所不知道的越南。

某年年假,美寶決定一起向南飛行。儘管讓人難以理解,我還是堅持飛往滿是春捲與魚露的熱帶國度,因為生春捲的美好記憶對我好像很重要,她也沉醉在旅遊雜誌所述的法式浪漫情愫中。雖然因為不了解,有一點點懷疑與害怕,但爬文背包客棧看完網友分享後,我們義無反顧結伴而行。

謹慎評估後的勇敢果然給了回饋,河內、下龍灣和沙巴,一路無論食物、人物與風景,感受出奇美好。這趟旅行預告了我們與越南更深的情緣,只是,當時我們不知道。

貴人帶著越南魚露,降落台灣。

回到現實生活後,如果朋友問,有推薦的旅行國家嗎? 我總神祕地竊笑:「越南。它和你想的不同。」

不知道是不是與越南有特別的緣份,有天,一覺醒來,才推開房門,他就微笑地對我說:「我來自越南。」I’m from Vietnam.

在台北師大附近租的公寓裡,原本已經住了不少外國人,從那天開始,又出現了兩個從一千多名員工中脫穎而出,來台學中文的台商越南幹部。而且,他們徹底地加入我們聯合國公寓生活,不只時常會有越南朋友來公寓頂樓陽台吹風遠眺101,也總是霸占廚房。魚露跟著他們的行李落地,慢慢飄散,直到無可收拾。我的廚具是他們的廚具,我的醬油還是我的醬油,因為魚露香帶來家鄉的幸福。

那是他們的幸福,我呢?

身在緊蹦快速的台北,深怕稍有懈怠就趕不上別人,非常偶爾,我讓自己提早下班,晚上約莫八點,明明沒體力了,還是揹著電腦穿梭在捷運人群中,移動的時間裡,總癡心妄想回家洗個澡後,老闆指示的馬上可以找到改善的辦法。但這種靈感,從沒好心上身過。因為累就是累。

他們來以後,每每我孤獨地有氣無力地爬上公寓五樓時,一定看見他們正在廚房。他們總說: 「妳吃飯了沒? 不用賺這樣多錢……」然後,硬要我坐下來,跟他們一起聊天吃飯。是疲累的,但每每看見餐桌上只是簡單燉煮過的蔬果魚肉,兩個人也能扒完一大鍋白飯,我總感到好奇。他們笑著回應的也總是:「沒關係,天天一樣的菜,很便宜但也很好吃,妳要不要試試看?……忙也要吃飯……那表情是幸福。

一年下來,廚房裡幸福的表情,一直維持著。

假日在家無法停止想公事時,我去市場買菜,因為我發現要看見幸福的表情,要暫時忘記焦慮的上班生活,很簡單。我開始做菜給大家吃,調味品除了醬油,也多了魚露,不知不覺中,公寓裡的廚房成了餐廳,一起吃飯的朋友變多了,擁有幸福表情的臉也越來越多……

但隔天一早,終究我還是在超級不想上班的掙扎中起床,刷牙、洗臉、化妝、趕捷運,然後灌上黑咖啡給自己一點心理建設:再撐一下就成長了……然後一天就在開會、作報告、回email與電話中度過,直到快要昏厥的疲累後,才敢跟同事或老闆說,我先走了,拜拜……

不知道晚上十點離開辦公室的日子還要多久,還要多久我才不會焦慮,還要多久我才不會為自己十點下班老闆還在而愧疚,那如果我再努力一點,我也會變成像我老闆一樣,要更晚下班的老闆嗎?

更晚下班的老闆一定不適合我,因為我喜歡一直努力,我一定會為更大的頭銜,更重要的職務拼命,那我不是變成一直為更晚下班而努力嗎?

這是我要的幸福嗎?要等我變成更晚下班的高級主管後,我才開始實現夢想開餐廳嗎?

因為簡單幸福,我離職了。

我想,工作可以很忙,但為誰忙碌? 為何忙碌? 忙碌的代價我必須清楚。腦子轉了個彎,我勇敢離職了,從外人稱羨的吹冷氣白領上班族轉進到汗流浹背的廚房。我想,一樣是累,那得累得更有價值,我想看見的臉是幸福滿足的臉,而不是堆滿等待完成各式複雜計劃的臉,無助慌亂的臉。

我想要的幸福是簡單的。以前,我只當願望;現在,我要實現夢想。

跟著越南朋友再度往南飛行,我落到他們媽媽的城市學做菜,她們有人開過餐廳,有人正在開餐廳,有時候也有年輕小姐貢獻私房點心,有時候會突然有個朋友的朋友的媽媽知道我的計畫,專程熱情奉獻拿手菜……一整個月下來,我們在大勒、邊和與胡志明市間移動,走入越南傳統市場認識食材,埋在越南家庭廚房裡學料理,我們的時間一點一滴在如何運用魚露,也在處理檸檬、青蔥、薄荷等各式新鮮香菜中度過。

我們學到的不只是越南菜如何料理,更是一種樸實簡單但溫暖幸福的生活方式。

越南大勒朋友L的媽媽是古都順化人,出生在皇帝住的城市,態度優雅,程序講究。早晨,我們在市場認識挑選新鮮菜肉,市場裡對外國人指指點點的眼光,她用眼神示意我們一切沒問題;下午,我們在寧靜的庭院屋簷下,整理各式香菜;傍晚,灶點了火,開始燉湯了,餐桌上也擺滿了春捲的內餡和米皮,等著我們學會一捲又一捲完美的組合。晚上飯後,我們蹲在地上洗淨堆積如山的鍋碗瓢盆;夜漸深時,L妹躲進廚房,原來是為下課後的L弟熱飯菜;更晚的夜,我們輪流洗澡,大勒1500公尺高山的夜,很冷,水不熱,我願意忍耐,因為想起L媽媽拿著豬肉開心地要L翻譯:「妳摸摸看,是冰的,大勒的家不需要冰箱;深夜裡,L大妹靦腆地說:「我喜歡周華健的歌-其實不想走。」她看著遠方說:「爸爸長得像周華健。」被逼快睡的L小妹從大通鋪上爬起,再出現時,兩手堆滿相簿,裡面有L小時候全家人的照片,她們指著爸爸要我們看,姐妹倆對視微笑,通鋪另一角是不知道是否睡著的L媽媽。那一刻,我為她們早就失去父親難過,我想到L昨天不也指著蘭花園笑得燦爛,還說:「這是我12歲那年,爸爸留給我的,我在台灣時,弟弟幫我照顧,這些蘭花很漂亮吧!

鼻有點酸,心是甜的。我知道夜闌人靜他們忍不住的是思念,但是黎明再起時,他們全家人會各盡其職為媽媽減輕壓力,為生活努力。L是長子,負責出外打拼看天下,大姐看家和大弟一起幫媽媽種菜,小弟從軍賺錢,小妹努力念書……生活清樸但幸福,從他們的笑容我明白。圈住他們的是媽媽廚房裡的愛,我們每學一道菜,L總在廚房裡插著腰神氣地問:「怎麼樣,我媽媽的菜怎麼樣!」眼神流露的是,妳看妳看……我在台灣就跟妳說過了,現在相信了吧!

他們擁有比我們更多的幸福,即使物質生活比台灣簡單。

大勒學做菜的日子裡,陪我們的除了高山上清新的空氣、靜謐的街道與滿天星斗,還有L一家人用生活來提醒我們的事。

我一直夢想開一間餐廳,只是不知道我能作哪一種菜? 越南朋友告訴我,幸福很簡單,只要放棄複雜,這道理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了,只是越南又再一次提醒了我。

第一時間同我投入這實現夢想之路的還有幾個傻子,兩個老同事(美寶與貝蒂)和一直尊重我任何決定的手足們,另一個小夏天的靈魂人物,是我的設計師好友Alan

一直以來,我總欣賞她對藝術的堅持與品味。她總是大聲說人要為自己而活,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在台北師大公寓屋頂陽台上談夢想時,她說會用創作挺我挺到底,她不知那一刻的承諾,是她為小夏天揮下的第一筆。而後,小夏天六個月的老房子整修催生期,我白天監工回報,她日夜陣痛創作,我才領悟,她早幾個月移居台中,似也是一種冥冥中的注定,注定先替我返鄉暖路,繼續透過小夏天惺惺相惜。

現在,小夏天人見人愛的綠牆,是她親手調配;小夏天耐人尋味的Logo,是她一次又一次建構、打破再重建的結晶。小夏天每個角落的巧思,都與她有關。

勇敢實現夢想,GO

我們幾個喜歡勇敢的人,用友情與親情串成一條心,以小夏天美好越南為開始,接受一關接一關的挑戰,我們希望用比大家說的勇敢還要勇敢,一起單純為夢想而努力。這是我們。儘管天真而爛漫,但P.S.我們也是充滿行動力的。

我的行動力,先從摘下公司給的職稱開始,再賞自己一個頭銜Chef(請用韓劇溫柔的口吻說出)。我的改變讓彈在電腦鍵盤上寫案的手,變成拿鍋鏟的手。小夏天小廚房裡,我墊著板凳,撐高自己,賣力與大鍋為伍的小小chef

美寶待在小夏天吧台的時間變少了,因為她正騎著機車在台中街頭與公家單位接洽,因為她正在台北某個咖啡廳角落記帳寫文,為小夏天更精確的管理奔波;貝蒂在香港為我們每一步加油;我的家人接受我的重新出發,出錢出力;……身體辛苦至極,精神享受至爽,但實~~~~所以無可抱怨。

我們會繼續為小夏天添內容、點詩意、著顏色,希望無論老朋友或是新朋友,都能繼續為我們加油! 哪一天,小夏天陽光普照閃閃發光時,也一定是因為有你們的祝福。

3 意見:

匿名 提到...

擁有夢想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勇於追求更是值得鼓勵,因此當妳說妳要重新歸零去追求妳的夢想時,我義無反顧的支持妳。在這整個過程中,我是無聲的支持者,因為我感受到妳承受來自各方的意見與壓力,我想我能提供的最大支持是給妳自由發揮空間。我將自己定位為妳夢想巴士的一個搭乘者,跟著妳勇往駛向妳的夢想之境(小夏天),謝謝妳讓我有機會一起分享這一路無價的感動。 貝蒂

匿名 提到...

親愛的,想來我也是勇士的催生者之一呀!記得當時鼓勵你工作可以辛苦,但是不能痛苦,不如就放下吧!如今看到美好的小夏天與依然努力的你,忍不住要跟你比上十個讚!加油!好友,我們支持你,也期待在台北的小夏天。
史黛拉

匿名 提到...

很好且令人振奮感動的好文章,我看見妳的軌跡,讓我想起18至22歲那幾年我們的學生生活,很多人真的不知道這段青澀的歲月其實早就冥冥安排我們的個性以及未來的路.妳很慶幸,這條路越來越清楚了...
那天,我跟友人及男友到小夏天,都有各自的感動;感動我友人的是那一口生春捲讓他拾回外派越南工作的日子;感動我男友的是讓他在20歲的年紀又開了一次不同的眼界與口感.
而我,看見妳的姊妹們及弟弟一同在小夏天穿梭來回,一同為美好的氣味及氛圍努力生活.我記得妳告訴過我妳的家庭故事,那天我看到了,也暗地裡濕了眼眶.
下次,我要利用夜色時分到達,大口喝越南啤酒,大口吃炸春捲...
Vincent Chen

小夏天的blog

小夏天的blog

文章分類

► 文章分類

營業資訊

► 營業資訊

  小夏天petit été
  台中市西區五權西四街13巷3號

► 洽詢專線

 04-2372-6763
  ► 營業時間

目前僅供應中餐 ▼ 不定期公休
▼ 敬請電話或Facebook私訊訂位

現在幾點...


現在幾點...

Facebook 名片貼


Facebook 名片貼